épi

我那么拼命学法语,只是想离你更近一些

人的感情也像三角函数,有思念到峰顶好像要死掉,也会无所谓到低潮感觉如释重负。所以喜欢一个人的过程,就是一趟过山车。惊喜刺激却又害怕无助。

不过幸运的是,我依然热爱过山车。

只不过坐在我边上的那个人,不再是你罢了。

来弹琴吧……

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,妥善安放,细心保存。免我惊,免我苦,免我四下流离,免我无枝可依。但那人,我知,我一直知,永远不会出现。

2016.3.25 一个置若罔闻的你 一个在地铁站等到末班车呼啸而过的我。

感情是多么脆弱的东西呀,一首歌,一幅人像竟然都会把你带进一个再也回不去的世界里面。

我花尽心思,把家里的一切打扮成英国的模样,假装还不曾离开。如今,只能靠药物维持自己正常的生活。

原来,饮鸩不止渴

离开伦敦的那天,天色很美,暖暖的太阳照在脸上出了细微的汗,连妆都花了一大半。

回国后我再没见到这样暖人的夕阳,那些从天的一方绵延到另一方的无尽的却短暂的红。杭州的高楼遮蔽掉了太多本应有的美好。

我所怀念的草原,天空,那些啃食着牧草长着奶牛斑的马儿,那些从火车车窗里看出去无限的红。车厢里的宁静,所有人都在阅读。唯独我的心里,千翻浪过,宛如成千上万人的市集里那般嘈杂。

算了。算了。

八月的爱丁堡 已经凉意袭人 如果说卡迪夫的风水养人的话 那不得不承认 爱丁堡的立秋 就像一把又一把不会停歇的手术刀 把人凛冽的接近分明

苏格兰人的美 保留着几个世纪前 不被时间消磨掉的感动 与独有的wiskey一样 醒目 刺激 但是后味醇厚

我想除了约克 即使是伦敦也比不上这里的古典 安详 以及 休闲。 Hey 爱丁堡

回想起2012年,杭州的那个夏天,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。散步在江边,看着一群大妈自由舞蹈,与高楼大厦里射出来的远光灯一起跳跃在这座城市里。

那个夏天,我带着遗憾与留恋,我并不知道我的未来,也不知道我的打算。

现在我看着依旧熟悉的钱塘江,好像我从未离开过。

这是难得一个没有被快递大叔吵醒的早晨,阳光晒进房间,再下了两天雨后,显得格外亲切。

肯辛顿里没有很多人,可能都趁着这个祥和的天在牛津街上渴望再撩一点暑期折扣的尾单,那是一群没有包包就无法生活的女人啊。

我时常到这儿就懒得起身,好像那个多年前的夏天,我抱着出国旅游的心态来到这里,没想到一呆就是三年。

这个世界歧视矮子。

同时,这个世界也歧视胖子。

英国的风水养人,除却心里的玉损香消,整个人胖若两人了。好想回国。

在海边,看着大西洋。